病骨支离

来,跟我一起念,这个人没有文笔这种东西

祝我早日秃头

没有任何营养的段子

普通的高中生活在一天天的过去,突然教室里的小姑娘都围在了刘皓面前。
“皓哥,我们全班的幸福就交给你了。”
“哈?”
“你看这马上就要过万圣节了,你不打算去找叶哥要个糖?”
“不应当,不打算,我只是一只小猫咪。”
于是刘皓就被全班女汉子推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只有叶修和刘皓两个人,场面非常尴尬。
“叶哥,那个……”
“皓皓来要糖是吧?我这儿倒是有脱氧核糖,就是你得费点儿事。”
“老流氓你去死吧!”

从远方传来悠扬而有些匆忙的马蹄声,屋内的女子知道,她的孩子就要去到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宫大院。她在年幼时曾随父亲去过,到处都是笑得谄媚的随从和仆人,还有那坐在龙椅上贪图享乐荒淫无度的万岁,以及那些心狠手辣充满算计的女子。她想到这些只觉得后背有些发凉,望着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的孩子。她走过去将孩子踢掉的被子崇信盖上,用手摸了摸他的脸,随即用手将被子蒙住了睡梦中的孩子。 



“爹爹,额娘去哪儿了?” 

“她啊,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她在去之前嘱咐我要让你好好活着,皓皓你知道了吗?”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啊?” 

“爹爹也不知道,所以我要去找找她,你要听你皇额娘的话,不要惹她生气,也不要贪玩。我们很快就回来,好吗?”

 “好!” 



“定王妃谋逆圣上,企图谋害太子。皇恩浩荡,赐毒酒一杯。” 

“定王没了!”第二天清早只听一小厮在府中大喊,将还在睡梦中的刘皓惊醒,不顾众人的阻拦,推开了房门。只见定王手中拿着王妃的贴身手帕,口中流血,双目紧闭。那时的刘皓对死没有什么概念只记得家里的人都在哭,喊着定王府没了。可是他不懂,那些人不是正在王府里吗,王府怎么会没了。 



当天夜里他就被送上了去京城的马车,周围的人三拜九叩,似乎很是怕他,就连一直跟他玩的管家也是如此。一路上他颠簸流离,望着离他越来远的家,他问了问随从,我什么时候能回家?随从只是摇了摇头意味不明。后来,刘皓知道了这一走就再也回不去了。



 “你贵为太子自是要精通治国之道用人之式,不可同那些粗鄙之人来往。记住,这世间除了朕,你是最高贵的。” 

“我要是都学会,就可以回家了吗?”

 “家?到那时候,整个天下都是你的!都是你的!” 

然而刘皓并不想要那人口中的天下,他只是想要一个能让他感觉到温暖的地方。 

有一天宫里来了一个大刘皓几岁的人,随从告诉他,那是叶将军的大儿子。第二次见那人是在马场上,那人鲜衣怒马,似是这京城都不够他伸展的。

 刘皓心中有些欢喜,或许这人可以跟他讲讲他所不知道、不了解的事。于是他就到了圣上面前,请求他让叶修当自己的陪读。第二日叶修就如刘皓所期望的那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问什么叶修就答什么,他觉得没意思了。叶修似乎和那些人是一样的,不,或许是他讨厌我。刘皓这般想着,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日子也只能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再后来他发现叶修似乎在隐瞒着什么东西,他就悄无声息的调查着这些。他以为自己的调查不会被叶修发觉,直到有一天他被叶修搂住了肩膀带到暗处拿着匕首抵住了他的脖颈。 

“太子殿下想要调查些什么?不如跟臣说说。” 


经过此事之后,刘皓更加肯定叶修讨厌他。 


在新年之际,叶将军率军围住了皇宫,从此改朝换代。

 当皇宫中乱成一团的时候,刘皓恰巧失踪。

本应该被处死的他,不知去了哪里。 然而此时已经荒废的定王府里站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对着那些废墟念念有词:“谁想要这残破不堪的天下啊,他们要抢要夺那就让他们去。我只想回家,回家。” 

几年后,南蛮入侵,征青年男子充军。


 “大帅,西北方向发现我方小股军队,好像是玄甲营的人,是否上前汇合?” 

“告知全营,向西北方前进,与其汇合后,原地休整。” “诶,兄弟,你们统帅为什么要蒙着面?”一人拉住了玄甲营里正在休整的人,指了指那边蒙着面的人,好奇的问到。 

“不该问的别问。” 

“切,装什么装,以为你是玄甲营的就了不起啊,我们大帅可是当今圣上的大皇子。” 


“久闻玄甲营统帅事迹,今日如此相见也是缘分,还望多多关照。” 

叶修对面前这个蒙着面的人并无什么好感,只见那人不知从哪掏出纸笔写到:“在下今日被蛮人毒箭所伤,无法出声,愿大皇子见谅。久闻大皇子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乃人中龙凤。” 

“客套话就不必了,既然被蛮人所伤就请好好休养,在下先行告退。” 


“统帅,如何?您没事吧?” 

“他果然没有认出我来啊,如此甚好,只望早日与他分别。这样,我也不用闷到快死了。” 

(系统提醒:玩家刘皓收到下属白眼一枚)



 在经历了几次战役之后,叶修终于要率军回京了,刘皓心中不免松了一口气。然而在要分别的前一天夜里叶修进到了他的营帐,说出了那句他这一辈子都不想再听见的几个字。 

“好久不见,太子殿下。” 

“你果然,看出来了啊。所以,你打算把我押送回京还是就地处决?” 

“不如太子殿下说说自己为何要混进玄甲营?”

 “你可以想我是想夺了兵权回去为我父皇报仇。”

 “我到觉得不是,我听闻太子殿下原是定王之子,不知是否属实。不过定王是真的惨,不知为何就被前朝皇帝降罪,定王妃就这般没了,定王也是痴情跟着去了。” 

刘皓双手握拳,手掌心已经流血。

 “闭上你的嘴,再多说一句今天我就让你为他们陪葬。”

 两人之间的气氛非常的诡异,刘皓不知道叶修到底想做些着什么,他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叶修对玄甲营出手。

“叶修,你到底想做什么?” 

“击退南蛮,我替你保住玄甲营。” 



三月之后,南蛮已退回边境 



据民间传说,南蛮之所以被击退是因为有一黑衣男子单枪匹马去取了蛮子大帅的项上人头且炸毁了其弹药库与粮仓的缘故。至于这位黑衣男子最后的结果如何,无人得知。

刘皓最近看东西都有些朦胧的“美感”,索性就去配了副眼镜。虽然对于美丑这种东西刘皓不是太在意,但是考虑到死对头叶修说过:“刘皓你再配副金丝眼镜就完美化身“斯文败类”了。”于是果断拒绝了柜台小姐推荐的金丝眼镜,随手挑了一个普通的黑框眼镜,在柜台小姐失望的眼神中付了钱。


刘皓本来以为刚刚考完月考,他们应该没有精力打架了吧。然而这一切的幻想都在那群手拿棍子的少年手里终结。
“你们就不能等成绩下来再打吗?你们精力真的多到爆炸啊。”
刘皓无奈扶额,转头看见对面一样被人生拉硬拽来的叶修,两人面面相觑。


结果猪队友来了一句:“皓哥一会儿你上去跟叶修怼,我们这一堆也就你能跟他正面怼了。”
刘皓表示mmp


上前揪住了正在走神的叶修的领子,叶修突然伸手。
刘皓心想:“这人不会要打脸吧?我现在是不是该喊哥?”
还没等刘皓反应,叶修就摘下了刘皓的眼镜,还在他额头上谈了一下。
“还好你没买金丝眼镜,不然我就要忍不住打你了(亲你)。还是这样比较顺眼,大人的事小朋友不用插手,乖乖在旁边看着。”然后拉住刘皓的手把他领到边上,还塞给他一手糖。对面???这面???


叶修就站在刘皓身边对那面说:“你们皓哥被我挟持了,要想他回去就麻溜回教室写作业吧。”
刘皓:“你孙子动的是这个主意啊?!”

众人皆知,凌逍门掌门的大弟子叶修和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刘皓是死对头。说来也奇怪,备受叶修宠爱的小师弟寒子君竟长的与刘皓一般,可是叶修对这两人的态度是天差地别。在叶修心中寒子君是前世舍命救他的心上人,刘皓是个无恶不作的魔头。

“修儿啊,这妖魔滋生,人间动乱,师傅想让你下山处理此事。”
“弟子遵命。”
“不如与那刘皓一同去吧,你们二人天资惊人,是这一辈中的佼佼者。一同去也有个照应,你看可好?”
“弟子自然没有问题,只是那刘皓?”
“为师已经跟大长老说过了,明日你们二人就出发。”

“师兄,师傅让你下山,你可定要护好自己。”
“好好好,都听你的。”说罢揉了揉那人毛茸茸的脑袋。
叶修看看眼前乖巧开朗的小师弟,又想想那残忍虚伪的刘皓,明明长的一样,为何差这么多呢?

“叶师兄怎么如个女子般拖拖拉拉,难道是舍不得你那亲亲爱爱的宝贝小师弟?”刘皓面上微笑着对叶修说。
叶修听闻刘皓这话,爽朗一笑“刘师弟难道是吃醋了不成?”
刘皓自认为已经见识过叶修的不要脸了,没成想他居然这般,不知怎么接话。

二人下了山,一路上小纠纷不断。叶修也不恼,就看着刘皓说。除非提及小师弟他会反驳几句,其他时候也不与刘皓争辩。二人之间也从你死我活,变成了和平相处。
有一次二人遇到一只凶悍的大妖,虽最后将其除之,但是二人都受了伤。等到叶修调理好自身,却看见躺在地上的刘皓,眉眼紧闭。叶修暗道不好,想起之前一位前辈传授的精神疏导(???这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

叶修望着坐在树下的刘皓,莫名的有些顺眼。果然是精神疏导的副作用太大了,怎么会觉得他好呢。
刘皓醒了后只是对叶修说不用你多管闲事,那泛红的耳尖出卖了他。

二人在回去的路上收到了凌逍门的信,寒子君快不行了。叶修像疯了一样的往回赶,刘皓紧跟其后。门派中有一人查阅古籍得知可吸人精气来续命,这让门派里的人犯了难。叶修甚至想把自己的精气给寒子君,刘皓有些看不下去,下了山。
刘皓风尘仆仆的回来,将精气给了寒子君,又立即消失。后来叶修才知道有一个寨子的人都被杀,而那杀人的就是刘皓。
正道门派之后都追杀已叛出师门的刘皓(为了不连累凌逍门),叶修身为凌逍门掌门大弟子自然也要“清理门户”。

刘皓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凌逍门,他问叶修可曾喜欢过他一分一毫。
叶修说未曾,我心有所属。
刘皓想也对,他心里永远只想着他的寒子君,就算是自己为了他背上这个恶名,也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我这将死之人不如还他一个健康的心上人。
他将自己的金丹为药,血肉和魂魄为引,使寒子君好了起来,而他却永远消失了。
黄土葬红尘,痴骨埋平生。
一厢情愿,有始无终。

叶修也没有和寒子君在一起,他看着寒子君与人结为道旅,看着寒子君的孩子出生。他当上了掌门,没有谁再跟他作对,没有人再跟他斗嘴。终有一天,他飞升了,他想去看看前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错了,错的离谱,那个舍命救他的不是什么寒子君,是刘皓。他又为了自己死了一次,这次自己再也找不到他了。
追悔莫及,又有何用?

在那人的墓碑前抽完最后一口烟,有些懊悔的挠了挠头。“我连束花都没拿就来了,你可别生气,下次我给你买顺德楼的蟹黄包。你最喜欢吃了不是,以前提一提你还能回我句。现在你长大了,一点也不好逗了。”

叶修初见刘皓是在一个冬天,家里突遭变故的他显得脆弱,眼角有些发红像是刚刚哭过。这副样子让叶修有些不喜。那家人像扔垃圾一样把他扔出来,对那些人来说他毫无用处。“毕竟是兄弟家里的,反正叶家家大业大养个孩子不是什么问题。”叶修这般想着就从那些人手里领养了刘皓。
本着养了就得负责的优良传统,叶修将人送去学校。他想男孩子得坚强独立,于是除了学费他没有给过刘皓钱。
“现在回想一下当时自己好像都没有仔细的看过他,了解他,真是失策啊。”---叶修日记
刘皓在学校的日子过的不好不坏,同学之间相处也算是融洽。利用休息时间去打工,也能支持生活开支。至于娱乐,这种东西好像离得他很遥远,那时的他只想着如何活下去,他并不想寄人篱下,那种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第一次与刘皓对视是在他初中毕业的时候,那时各种事情也解决完了。百无聊赖的叶修突发奇想想去看看刘皓,那时恰巧是他的毕业典礼。在人群之中的少年并不算起眼,叶修甚至一开始都没有找到他。刘皓那时只觉得有人看着自己,抬起头看到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的监护人。
"刘皓那时的眼神很让人难忘,有对我的审视有虚情假意的温柔,唯独没有的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那种活泼。"---叶修日记

或许是因为那个眼神,叶修向下属询问该怎么养孩子。发现自己这么散养是不对的,但是当时刘皓已经去外地上学了。他能做的也只有将生活费加了些,但是这样也没有什么用。这让叶修有些苦恼,万一这孩子长歪了呢。事实证明叶 笨蛋 监护人 修的想法是错的,刘皓不但没搞什么事,反倒安分守己的过着校园生活。就是报军校这一点出乎了叶修的意料,他一直以为刘皓会去学金融。这几年在下属的强烈谴责下他开始和刘皓交谈,想要跟他建立一下亲情。越来越了解刘皓叶修也对他产生一种别样的感情,叶修也说不准是刘皓的什么吸引了他。那种感觉很奇妙,是他这些年从未感受过的。他就像是吸食了毒品,对其上瘾。

刘皓毕业去了军队,他们见面的日子越来越少。有一天刘皓的毕业证寄回了家里,叶修悄悄的藏了起来。
“他穿军装的样子很好看,好看的想让人把他关起来。”---叶修日记

后面发生的事谁也没想到,刘皓因为叶修被绑架了,接下来就应该是俗套的英雄救美。可是绑匪并不是想威胁叶修,他只是想让叶修痛彻心扉,感受他曾经所经历的。他杀了刘皓,甚至连骨灰都没给叶修留下。
“我不该让他出去,如果死去的是我会不会好些。”---叶修日记

叶修在死去时候遇见了一个少年,跟记忆中的他很像。少年站在那望着他,神色柔和,朝他伸出了手。

“不如我们由头来过。”刘皓如梦呓般的说出这句话。等刘皓反应过来不禁苦笑,说什么“由头来过”。他跟何宝荣一样,就算由头来过又能如何。

那天夏天很闷热,刘皓叼着冰棍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电视上的游戏广告吸引了他,叶秋也如同阳光一般照耀了的整个青春。
后来他不顾家人反对退了学进了训练营,遇见了叶秋。那个时候是他这辈子最快乐最自在的日子,真正的快乐和自在。
再后来他成了嘉世的副队,叶秋的副队。他扛起了重担也对叶秋产生了厌恶之情。他把叶秋赶出了嘉世,也把自己赶出去了。叶秋走后,孙翔担任队长,他还是副队。好像没什么不一样,又好像很不一样。他还是觉得不自在,他认为这种不自在来源于叶秋,于是去找茬,结果可想而知。
再次在竞技场上看到叶秋,不,叶修的时候他并不惊讶,他知道叶修会回来。只是不尽人意的事他晕倒了,就像一根绷紧的弦突然断了一样,晕了正常。他这样安慰自己。
等合约期满他就退役了,没有一点续签的打算。退役之后的日子非常轻松,不必每天训练,他甚至可以下半辈子不出门。毕竟用自己换来的钱,得好好享受。
他以前做的事被扒出来,他也不想洗白,做了就是做了。反正就在网上骂骂,他们也不能蹲自己家门口打自己。

除了那句“不如我们由头来过”,刘皓没有回想过往。他的过往并不出彩,甚至有些不忍直视。
他最近做了一个梦,叶修坐在他家电脑前打着荣耀抽着烟,当时有一缕阳光照耀下来。奇怪的是那缕阳光并不刺眼,反而十分温暖,温暖的他不想醒过来。他觉得自己得了妄想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很自在,甚至比在训练营的日子还要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