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黑子

请你放过我

刘皓在最近终于写完了自己的遗书,其实他很久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动笔写。最近,他终于有了写的理由。







刘皓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从未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是有接触的。他从小就躲在一副虚伪的壳子里,悄悄的观察者人类。他并不觉得人类有多么温暖、友爱,可以说他对人类是存在着恐惧的。
父母对他的要求异常严苛,让他接受他们自持尊贵的贵族教育,以一种强硬的态度让他远离人群。在他的回忆中,他认为这是对他的保护。使他费解的是,父母为何最后会对他撒手不管。他活的浑浑噩噩,表面上是温顺和善解人意的,可这只是薄薄的一层表象,只要轻轻一撕就能发现他那空洞无物的内心。他拼命的伪装着自己,压抑着自己的真实情感。不知道为什么活下去,也不知道该不该去死。







进入一个陌生的圈子,对他这种人是致命的。他亲手截断了自己的活路,这是盲目的,甚至是愚蠢的。可是他却心怀希望的想要得到那道光,义无反顾的。他第一次有这种感受,于是他盲目的认为自己看到了叶修的全部,为了叶修,踏进了这个他本该一辈子都不接触的圈子。可是当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叶修并非是他想的那样。
试问,如果一个人,抛弃所有,亲手截断自己的活路,去追寻。结果发现,所追寻的并非是你所想象的,那该怎么办?






刘皓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从未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心里有个声音在对他肆意辱骂,骂他愚蠢,恨他不计后果。







在叶修再一次以自持对他好的态度对他提出意见的时候,他,想自己也许该去死了。然而这时陶轩向他提出要将叶修赶出俱乐部的计划,他想,很有趣,他还没有试过该如何毁掉一个人。他像是得到了一件喜爱的玩具,有些近乎疯狂进行这个计划。这个过程非常艰难,挑拨叶修与他人的关系时,他备受煎熬。并不是因为后悔,只是因为他的性格并不适合做这种事。成功时,并没有太大的喜悦,他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只是他没有想过叶修会回来,当他看到兴欣的一眼时,他就知道自己所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







那晚,他没有向往常精细的处理嘴上的起皮而是将其狠狠的撕下,一股咸腥的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开。外面似乎在下雨,他只披了件单衣就走出了房门,当他走到网吧门口的时候,身体几乎冻的没有了知觉。刚刚进门就看苏沐橙那带着敌意的眼神,身体似乎有些回暖。说明了自己的来意,理所应当的被她赶出了门。外面还在下着雨,只是从小逐渐变大了,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想抽烟,看到对面仍亮着灯的商店,径直走了过去。明亮而耀眼的车灯逼近,刘皓有些措不及防,心中有些遗憾没有抽根烟。







再次睁眼是在空荡荡的病房里,也不知是哪位多事的“好心人”将他送到了医院。阳光使他有些睁不开眼,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他似乎听见了叶修的声音。就在这时候房门巧合的打开了,他努力的想要坐起身了看看。却被进门那人按住肩膀,狠狠把他的头按回了枕头上。
“怎么,要去死还要死在我眼前?你还想让我怀念你一辈子?!我告诉你,不可能!”
刘皓被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一跳,刚想开口解释,却发现那人哭了,只得像哄小孩子那样将他搂住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




刘皓最近看东西都有些朦胧的“美感”,索性就去配了副眼镜。虽然对于美丑这种东西刘皓不是太在意,但是考虑到死对头叶修说过:“刘皓你再配副金丝眼镜就完美化身“斯文败类”了。”于是果断拒绝了柜台小姐推荐的金丝眼镜,随手挑了一个普通的黑框眼镜,在柜台小姐失望的眼神中付了钱。

刘皓本来以为刚刚考完月考,他们应该没有精力打架了吧。然而这一切的幻想都在那群手拿棍子的少年手里终结。
“你们就不能等成绩下来再打吗?你们精力真的多到爆炸啊。”
刘皓无奈扶额,转头看见对面一样被人生拉硬拽来的叶修,两人面面相觑。

结果猪队友来了一句:“皓哥一会儿你上去跟叶修怼,我们这一堆也就你能跟他正面怼了。”
刘皓表示mmp

上前揪住了正在走神的叶修的领子,叶修突然伸手。
刘皓心想:“这人不会要打脸吧?我现在是不是该喊哥?”
还没等刘皓反应,叶修就摘下了刘皓的眼镜,还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
“还好你没买金丝眼镜,不然我就要忍不住打你了(亲你)。还是这样比较顺眼,大人的事小朋友不用插手,乖乖在旁边看着。”然后拉住刘皓的手把他领到边上,还塞给他一手糖。对面???这面???

叶修就站在刘皓身边对那面说:“你们皓哥被我挟持了,要想他回去就麻溜回教室写作业吧。”
刘皓:“你孙子动的是这个主意啊?!”